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职业道德 >

读《聊复集》谈清嘉庆御医汪必昌

发布时间:2017-12-28 17:09

  笔者所见,清嘉庆御医汪必昌著作《聊复集》有“未刊稿本”与“已刊本”两种形式。“未刊稿本”属于孤本秘籍,容适时另撰文介绍。今日所读为“已刊本”。

  已刊本《聊复集》共五卷,分别为《医阶辨脉》、《医阶辨证》、《医阶辨药》、《眼科心法》和《玉钥集》。此书最早刊本为清嘉庆十五年(1810年)北京琉璃厂韫宝斋刻印本。版式为半页大字十行,行二十四字,小字双行(即半页小字二十行),版心单鱼尾,版心上方刻印有“聊复集”三个字。

  已刊本《聊复集》,首有清嘉庆王朝内阁学士汪滋畹《序》(下文简称《汪序》),其开篇即曰:“新安汪氏多能医者,如歙富汇(堨)之东藩、问舟,世传其业,不为险诣而妙解独通,盖不愧于古之所谓道术者。今其裔尚守绪说,为吾乡所咨访,可谓贤矣。燕亭(彭令按:汪必昌字燕亭)本其族,以术选入太医,未数年乃能自辑其书,刊行五卷。”《序》中汪滋畹还赞誉道:“燕亭故儒家子,少更辛苦,久困京邑,近能以术自显,即有所纂述,以思寿于久远,其趣向深,可推许。”

  次有汪必昌自《序》(下文简称《自序》),兹全文录如下:

  予家世业儒,先大父宁斋公、先君子恒园公、叔父颖园公、服兄陶邨公,专研究于诗古文词,各有著述,而邻里同时名下士无有不推毂者。昌生不辰,严老慈病,亟求生计,谋菽水,弗克继先世书香,用是抱愧。缘予族习歧黄广而且著,幼窃慕之,以除母恙。昔范文正公云:“儒者,不为良相,当为良医。”然医固可以学,而良理必深参而透。古谚有云:临事三思,思之不得,鬼神通之。细揣历代医书,故之歧伯创七方以治病,汉之仲景穷之病其变幻而尽其精微,所谓先圣后圣,其揆一也。凡病有名有证,有机有情。因名立方者粗工也,据证定方者中工也,能于证中审察病机病情者良工也!仲景制方,不于病而命名,惟求证之切当,知其机,得其情,宜主某方,拈来无不合法。自晋代伪诀而后,一切莫不用歌诀,医学之正传晦蚀,留传于世者,大半粗工曲学,家自立帜,人自为书,或袭其肤,或剽其似,书愈多而论愈繁,而真传愈昧甚矣!医道之失真久矣!予家于黄山,见不多,闻不广,于是游吴越,历齐鲁,至燕赵,方知天地之大,黄河之深。入京都,仰天颜,瞻帝阙,取入医院,供奉内庭,滥竽九年,深荷掌院之教,临事而惧,幸免陨越。岁已巳,恭值皇上五旬万寿庆典,予先人亦得预覃恩,志愿少伸,无遗憾焉。平昔观吾院中同侪,其间足称三折肱者甚伙。往复研究,获益良多。兹请假旋南,谋先人窀穸,不得更与同院诸公黽勉供职,以报天恩于万一,因尽取平生所学,采而辑之,质之高贤,以助我院同人共保合太和于无疆尔。

  

  嘉庆庚午夏月御前太医新安燕亭氏汪必昌题于都中观光堂

  由《汪序》与作者《自序》,我们知道了,汪必昌系新安歙富汇(堨)人,他祖父、父亲与叔父等前辈“专研究于诗古文词,各有著述”,传承到了汪燕亭(汪必昌字燕亭),父亲上了年纪,母亲生病,为谋生,汪燕亭由于家庭条件不得不中断先世书香,转而学医,出手即“除母恙”即医治好他母亲的病,展露出中医天赋与真本领。古代有真本事的人,多想长见识,于是《自序》中有“游吴越,历齐鲁,至燕赵”,“入京都,仰天颜,瞻帝阙,取入医院,供奉内庭”;结合《汪序》中的“燕亭故儒家子,少更辛苦,久困京邑,近能以术自显”云云,我们可以大胆推测,汪燕亭到京城后,刚开始时颇困顿,久久不得志,以致“久困京邑”;但是真金子总会发光,有真本领永远不慌,汪燕亭坚持在京城等待机会,或许通过治愈一位可以上达天庭的达官显贵的痼疾,“以术自显”,展露了一手毫不逊于京城名医的回春妙计,从此一鸣惊人,接着应该是屡次治愈王公贵族之疾病,毫无偏差,于是经过层层选拔,“取入医院,供奉内庭”,得以“仰天颜,瞻帝阙”,被选入太医院,到皇宫内去上班,能拜见到嘉庆皇帝,为皇帝保健康九年。只可惜,二、三百年前的清嘉庆王朝,无人记下这位国医圣手的曲折经历、动人故事与传奇人生,这一空白留给我们无限遐思与推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