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职业道德 >

震惊嘉庆帝的谋害“反贪英雄”案

发布时间:2017-12-20 19:54

  清嘉庆朝,统治中国已经150多年的满清吏治已然出现很多积弊和腐败现象,从结构上来看,腐败最严重之处,一在漕运,二是赈济。很多政府中的蠹虫不顾百姓死活,侵贪公帑,胆大包天。其实,在任何历史时期,都不乏清官廉吏,但在当时,即便这些官员想做得稍好些,也不容易,“苟有切求民瘼者,转不得安于位。”

  嘉庆十四年(1809年)就发生了一起贪污腐败利益团体合伙谋害反贪官员的案件,此案令嘉庆皇帝龙颜大怒。到底是何原委?《清史稿》对此案有比较清晰的脉络梳理。

  贪官伙同恶仆残害反贪官员

  清嘉庆十三年(1808年)淮安水灾,官府向该地发放了赈灾款。按照清朝惯例,下发了赈济款后,上级都要派官员去检查评议赈灾情况。嘉庆十四年(1809年),两江总督铁保派遣新来的知县李毓昌去淮安山阳县查勘赈灾情况。《清史稿》卷四百七十八记载:“李毓昌,字皋言,山东即墨人。嘉庆十三年进士,以知县发江苏。”

  一般而言,谁都知道赈灾款的发放必有猫腻,被委派的官吏都是走个过场而已,往腰包里捞点油水也就啥也不说了。但是,李毓昌很认真,他“亲行乡曲,钩稽户口,廉得山阳知县王伸汉冒赈状,具清册,将上揭。”这一来,慌了山阳王知县,按照清朝官场潜规则,他试图用重金贿赂李毓昌,但是,李毓昌不吃他这一套。事急生计,王伸汉叫自己的仆人包祥收买了李毓昌的三个仆人李祥、顾祥、马连升,谋划盗取李毓昌证明王伸汉贪污情形的证据清册。但是,已有警惕意识的李毓昌把证据收藏得非常好,一干恶仆无法得手。

  狗急跳墙。眼看着李毓昌就要离开山阳县,王伸汉一伙“遂设计死之”。他们如何残害李毓昌?这在《清史稿》中有十分详细的描述:(李)毓昌饮於伸汉所,夜归而渴,李祥以药置汤中进。毓昌寝,苦腹痛而起,包祥从后持其头,叱曰:“若何为?”李祥曰:“仆等不能事君矣。”马连升解己所系带缢之。——先进毒药,再用带子勒脖子!

  犯罪团伙谋害了反贪官员后,王伸汉向上级淮安知府汇报:李毓昌自缢而死。早就心领神会的知府王毂例行公事,“遣验视之”,但是,当验尸回来的仵作汇报“尸口有血”——非正常死亡时,王知府大怒,“杖验者,遂以自缢状上”。两江总督府收到王知府的汇报,并不详查,即认定李毓昌系自缢而死。

  既然是“自缢而死”,总督衙门通知李毓昌家人来迎丧。李毓昌的族叔李太清与另一个朋友沈某来到山阳县,在检视李毓昌的书籍信件时,他们发现了夹匿在书中的半张残稿,赫然写着:“山阳知县冒赈,以利啗毓昌,毓昌不敢受,恐负天子。”——原来这是李毓昌未写完的禀报总督的书稿。李太清顿时感觉到,侄儿死得蹊跷!

  李太清迎丧回山东老家后,即同李毓昌的妻子开棺验尸。“启棺视,面如生。以银针刺之,针黑。”就当时的医学经验来说,这就意味着死者是受毒而死。

  李毓昌是家族的荣耀,才当官没几天,就被不明不白地害死了,李家人极其忿恨,“李太清走京师诉都察院”。一个派去执行任务的官员竟然被毒死了!嘉庆皇帝大为光火,“命逮王毂、王伸汉及诸仆,至刑部会讯。”同时,派遣李毓昌家乡的山东按察使朱锡爵再去检验李毓昌的尸身,经过认真查验,山东官方的认定结果是:“惟胸前骨如故,馀尽黑。盖受毒未至死,乃以缢死也。”——先毒后勒,水落石出。

  嘉庆皇帝震怒,下旨“斩包祥,置顾祥、马连升极刑,剖李祥心祭(李)毓昌墓。毂、伸汉各论如律,总督以下贬谪有差。赠毓昌知府衔,封其墓。御制愍忠诗,命勒于墓上。”嘉庆帝还写了首《悯忠诗三十韵》指斥贪官“见利即昏智,图财岂顾殃”、“不虑干刑典,惟知饱宦囊”;痛斥恶仆“善缘遭苦业,恶仆逞凶芒”;表彰李毓昌“瘅恶法应饬,旌贤善表彰。除残警邪慝,示准作臣纲。”

  此案震动当时朝野,并被称为有清“四大冤案”之一。

  其他文献史料的记载

  这起谋杀反贪官员案影响很大,不仅《清史稿》《清史列传》这样的史料记载甚详,很多清代笔记也不吝笔墨,案件描述主干相似,细节记载略有不同。

  《清史列传》卷七十八中有些细节记载是对《清史稿》记述的“补充”。如:在谋害反贪官员的当夜,“(李)毓昌饮於伸汉所,夜归而渴,李祥以药置汤中进,毓昌寝”(见《清史稿》)后,“包祥至,入室”(《清史列传》)——如此一来,在谋杀现场又多出了一个凶犯包祥,他是贪官王伸汉的心腹,足可见,王伸汉参与谋杀案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