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兴传媒 >

中国边防的“特种部队”——“推雪兵”(图)

发布时间:2018-01-11 16:00

  新华网拉萨8月17日电(记者全晓书 王逸涛 颜昊)在西藏错那地区边防某团,有一群特殊的工程兵。他们的职责并非常人所想的“遇山开道、遇水通渠”,而是驾驶着推土机在大雪中开辟道路。

  于是,战友很自然地称呼他们——“推雪兵”。

  “这里,每年大雪封山的时间长达八九个月。冬季,高原上白雪皑皑,通往边防哨所的道路全被封堵得严严实实。如果不推雪开道,车辆在边防上就无法通行,人员进出、物资运送都会成为大问题。”“推雪兵”、三级士官丁伟告诉记者。

  高原上的暴风雪可以吞噬一切,每位“推雪兵”都和死神打过交道。

  冬天的一个凌晨,丁伟接到命令执行推雪开道任务。早上5点,他和战友们就出发了,一直到下午6点才把短短20公里的雪道推开。返回途中,暴风雪再一次席卷了错那高原,刚开的道路又被大雪吞没了。

  “当时,高原天地一片浑然,能见度只有一两米,狂风卷着雪块打得车窗噼啪作响。”丁伟回忆说。他只能根据自己的经验、积雪厚薄以及对当地特殊地形的记忆来确定行车路线,每前进一点都非常困难。

  让丁伟措手不及的是,在翻越海拔5200多米的波山时,推土机突然抛锚了。发动机一停,水箱里的温度立刻从七八十度降到零度。赶回连队已经不可能了,丁伟和战友们只能在驾驶室里过夜。

  “夜里,车里的温度不断下降,最冷的时候可能达到零下20多度,我们就像掉进了冰窖一样。第二天早晨,连队派来的人找到我们的时候,我们已经全都冻僵了。我的双腿完全失去了知觉,连站都站不起来。”丁伟说。

  像这种与死亡擦肩而过的场景,“推雪兵”每年都会遇到两三次。然而,在三级士官彭山东看来,饥饿、寒冷并不是最可怕的,推土机如果在漫天风雪、四顾无人的旷野陷入雪窝则是最让人头疼的事情。

  “推土机一旦陷进去,履带通常会脱落。推土机的整个履带共有40块履带板,每块履带板有10多公斤重,在海拔四五千米的地方顶着风雪把它们重新装好得花三四个小时。”彭山东说。

  今年春节,彭山东开着推土机往无名湖哨所的方向推雪。走到半路,推土机陷入近6米厚的积雪中,履带完全脱落了。四周漫山遍野一片白色,彭山东和战友们连一块垫底盘的石头都找不到。

  “无奈之下,我们只好用铁锹不停地把底盘下的雪往外挖。没有工具的,只好用手代替。有的战友鞋子陷进雪里,就赤着脚继续干。”彭山东回忆道。

  苦干了4个多小时,“推雪兵”终于把推土机拯救了出来。可是,彭山东一不小心把手放在了推土机的铁铲上,因为温度太低,刹那间便粘上了。彭山东用力一拔,手掌上的皮就撕掉了一大块,顿时鲜血淋漓。

  “推雪兵”虽是平凡岗位,流血、受伤却也时常发生。“只要不耽误车辆通行,苦点、累点我们都不怕。”彭山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