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兴传媒 >

南中国海海盗装备堪比特种部队 抢劫更具计划性

发布时间:2017-12-30 15:40

  CCTV《环球视线》2010年7月6日播出:海盗猖獗 南中国海成亚丁湾第二?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 劳春燕:

  骷髅旗、黑色面罩、铁爪钩、三桅帆船,海盗来了,这是小说里描写的,那么现实世界当中的海盗是什么样的呢?最近大家对于海盗的认识大多都是来自于索马里海盗,但是其实南中国海上同样是海盗猖獗,国际海事局已经为此发出了警报。

  在南中国海上如果碰到弯月型的小艇,或者是黑色椭圆形的气垫艇,而且艇上的人是穿戴比较整齐,不像是普通的渔民只穿短裤,皮肤也不是那么黑,那么商船就要提高警惕了,因为小艇上的人很可能就是海盗。

  别看这些活跃在南中国海上的海盗名号没有索马里海盗和加勒比海盗那么响亮,但是他们却要比索马里海盗更加地残忍、狡猾,也更有历史传统。下面我们就先通过一个短片了解一下。

  解说:

  2010年6月,国际海事局发布了南中国海海盗警报,揭开了该海域海盗严峻形势的冰山一角,也引发了广泛地关注。

  据介绍,仅6月份以来,海盗已经在南中国海海域袭击了一艘马来西亚的石油制品运输船、一艘韩国货船,两艘新加坡集装箱船,一艘中国的石油制品运输船,以及一艘塞浦路斯集装箱船。国际海事局提供的数据显示,2010年一季度,发生在南中国海的海盗事件就多达13起,是过去五年来最多的,仅次于非洲海域的39起。

  南中国海海盗的来源,有因沿岸国贫困,失业现象严峻而铤而走险的穷人,也有警察海盗。在这里情况远比索马里复杂得多,而且相对于索马里海盗那样明目张胆地劫船,南中国海海域的海盗方式更为多样狡猾。他们行动有计划,过程有指挥,海盗上船抢劫前,均事先摸清被劫船舶的船上设备、航线、船员人数等全面资料,再进行抢劫。得手后,马上与总部联系,按指令将船改换颜色、旗号、船舶证,并将船开往指定地点和指定的接头者联系,整个过程很有计划性。

  目前全球90%的贸易依赖于海盗运输,而其中三分之一以上要经过这片海域,而由于海盗猖獗,南中国海这片海域已经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危险的黑色航道之一。

  劳春燕:

  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的两位特约评论员,一位是周庆安,还有一位是宋晓军,两位好。我们先和大家一块儿来看一张图,这张图是国际海事局发布的2009年海盗袭击事件的频发地区,我们来看一下大屏。大家看这张图上面,红色的是海盗得手的事件,黄色的是海盗袭击了,但是没有得手的事件。大家看,2009年海盗袭击事件发生最频繁的是亚丁湾,这个区域。位居第二位的就是南中国海领域,著名的加勒比海盗是在这个区域,但是显然他们没有南中国海的海盗,东南亚的海盗那么活跃,另外象牙海岸这里也有一些。先请教一下周先生,为什么南中国海会成为猖獗活动那么猖獗的地区?

  正在评论:历史沿袭文化混杂贫富悬殊海盗猖獗根源何在?

  周庆安 特约评论员:


  我们应当看到,南中国海,包括马六甲海峡在内,实际上是目前全球海上商业最频繁的地区之一,其实我们从国际海事局的数据可以看到,在2000年到2008年的时候,整个南中国海地区的海盗行为几乎可以超越了在亚丁湾地区的海盗行动,因为在马六甲海峡,每天几乎商船量是600艘,但是最窄的地方是37公里,在附近又有很多荒芜人烟的小岛,所以这种地区的复杂性导致了这个地区海盗行为相对来说比较猖獗,而且它比较容易。

  专家观点:地区复杂性决定反海盗难度

  另一方面,如果各位翻看几十年之前,包括1946年的时候,当时的美国国家地理杂志,那个上头就已经在描述,在当时的南中国海地区有大量的海盗在活动,所以当时渔民只能通过盒子炮,大家看到的那种手枪,还有土炮来反海盗。所以这种海盗的行为,包括海盗的传统,包括那个地区的经济落后,因为很多岛屿地区的经济发展是不平衡,这个时候铤而走险,成为海盗,往往是一笔暴富的这样一个机会。所以多种原因,我觉得地区这种复杂性多种原因导致了这个地方的海盗,一直到今天都是非常猖獗的。

  劳春燕:

  我也看到有材料说,在历史上19世纪的时候,马六甲海盗当时就是世界上最活跃的海盗,马六甲海峡一直是海盗最猖獗的地区。

  带大家再来看一张图,这张图就是南中国海的一张地图,大家看,根据国际海事局现在发布的数据,从印度洋通向南中国海的要道,马六甲海峡附近,最重要的一条交通要道,这条线现在是海盗出没最多的地区之一,最主要的是在这个小点,印度尼西亚的芒卡岛附近,商船要特别特别地小心,因为这个地方是海盗最容易出没的地方。

  另外还有一条线,现在也是特别的要提醒商船加以注意,这条线是从菲律宾的苏碌海,经过印度尼西亚这边的苏拉威西海、望加锡海峡、爪哇海,然后经过巽他海峡前往印度洋的,这条线也是大型油轮经常会走的一条线。也就是说,通过马六甲海峡和巽他海峡,这两个海峡可以说是连接印度洋还有太平洋非常重要的两个海峡,大量的商船和油轮都是要走这两条航线的,也就是说这两条航线现在都会受到海盗的骚扰,对于这些商船来说,他们怎么样能够保护自身的安全呢?

  正在评论:咽喉要道不太平南中国海成世界最危险海域

  宋晓军 特约评论员:

  我觉得现在大部分还是走马六甲海峡,因为马六甲海峡是印度洋到太平洋之间最便捷的一条路。比如说我举个例子,中国现在大概85%的进口石油,其实每天马六甲海峡过的油轮有60%是中国的油轮,都要走马六甲海峡。当然你要说绕道巽他海峡,咱们不走马六甲海峡,绕道巽他海峡和望加锡走的话,那就要增加数千海里,这样的话,从运费上来说是不划算的。

  劳春燕:

  而且巽他现在也不安全了。

  宋晓军:

  对,当然巽他相对来讲,比马六甲这一块儿,纳土纳岛,因为国际海事组织通报的就是纳土纳岛和阿南巴斯岛的这个地方,6月10号出现了好几次都在这个地方,当然马六甲海峡也是这样。所以说,现在这些船只怎么办,只有一个办法,我们要依托,如果是在马六甲海峡被劫,因为马六甲海峡沿海国属于三个国家,它的主权,马六甲海峡属于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这三个国家,从1971年他们就宣布,这个地方是他们三国共管的,属于他们自己的海峡,这三个国家在国际的配合下,也就是说,海峡使用国的配合下,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来去维护这一段海域的安全,只能是这样。

  劳春燕:

  他们维护安全的力度到底够不够,因为我也看到有评论说,之所以在印尼这一片海域会有大量的海盗出没,也是因为印尼在这边巡逻力度可能达不到,因为海域分布非常地广泛,岛屿又是那么多,海盗很容易藏身,单靠印尼一个国家可能维护不了那么大片海域海上的安全问题。

  专家观点:反海盗考验各国安全互信

  正在评论:装备堪比特种部队南中国海海盗不乏退役军警

  周庆安:

  其实从2005年和2006年两次印尼的国防部长,就曾经在东盟相关安全峰会上表示过,说印尼和新加坡两个国家,依靠自身的实力现在难以维持那个地区的安全,所以东盟希望和周边的几个国家共同建立一个安全机制,因为这个地区的海盗有一些马六甲的特点,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特点,这批海盗自己的武装力量很多来源,跟沿海的退役军人,包括印尼、马来西亚在内这一批武装力量,中间走私枪支是联系在一起的,所以他们拿到很多武装力量实际上是通过黑市的渠道也好,是通过私下的渠道也好,从这些军队或者是一些腐败分子手上拿到的。

  另一方面可以看到,印尼和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三国联合打击的力度,其实存在一定的问题,比如三国现在有一个协议,三国之间可以互相进入对方的领海,追逐海盗的船只,但实际上在运行过程中间往往实现不了这样的一个情况。

  劳春燕:

  咱们说知己知彼,咱们再来多说几句海盗,东南亚的海盗跟索马里海盗,还有加勒比海盗相比,除了刚刚周先生已经提到的几个特点,有历史传统等等以外,他们现在跟其他的海盗相比,都有哪一些不同之处?

  宋晓军:

  比如咱们就跟索马里比,其实最大的不同,索马里是无政府状态,完全是无政府。也就是说,索马里这个国家是政府管不了,他完全就生活在这个国家。但是马六甲附近海盗,我们知道这有三个主权国家控制马六甲海峡,刚才说的那三个,印尼、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而且也有相当一定的海军力量,不是说没有。而且周边还有那么多国家,包括中国,我们说中国现在有大量的油轮,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基本建设依靠的石油,80%要从这儿走,最大的不同,等于说在警察的眼皮底下,他能够给你做。用咱们比喻说,索马里海盗是因为那个地方没有警察,因为他没有政府。

  周庆安:

  粗犷型的。

  宋晓军:

  对,是他生存的方式,是索马里自己的生存方式,那些人,他本身就是渔民,当然这个地方是非常有传统的,我就以这个为生,而且我就占据这些地方,应该说他们的经验更丰富。

  周庆安:

  所以有一句话叫做集团化,因为这个地方现在国际海事组织说有四个辛迪加,海盗的辛迪加,形成了集团化,跨国的组织,有一条龙的服务。

  劳春燕:

  据说还有分支机构。

  周庆安:

  对,谁来劫船,谁来负责销售赃物,谁来负责洗钱,所以这个地区的海盗其实跟像洗钱,包括陆地上的暴力犯罪,实际上都联系在一起的。 专家观点:这批海盗有马六甲特点

  劳春燕:

  我也看到有资料说,现在东南亚的海盗都是专业型的选手,上了大型的油轮,他们自己能驾驶,而且他们还有很多专业的设备,也不是我们以前想象的,拿着长刀就上去了,他们也一样用电脑,也一样用互联网来搜集这些商船的信息。而且我也观察到一点,东南亚的海盗似乎很少像索马里海盗那样采用赎金的方式来获取回报,这是怎么回事?

  宋晓军:

  主要是杀人越货,甚至把船拿走了之后改装,然后再卖,因为当地有这样的销售渠道。也就是说,取之于沿海的这些船只,我并不是拿它作为一个东西来去要挟船其国,去给我交赎金,我直接把这个东西就拿走了,上去把人杀了,把钱劫走了,或者我直接把油轮劫走了,涂改之后直接就卖掉了,他的残忍程度非常麻烦的。

  我们知道,我们“十一五”计划当中,我们国家沿海有十个天然气站,三条航线,比如中东沿线、非洲航线,还有我们东南亚航线,我们大量的天然气,因为我们要解决环保的问题,像现在天热,比如东南沿海缺电问题,实际上是靠天然气来做补偿的。一旦LNG船他也劫过,天然气船让他们劫了,而且他们不是要赎金,他们一旦把这个东西弄爆炸了,或者化学品船弄爆炸了,它的危险度比索马里要高得多,因为他们不顾后果,你一旦去拦截他,他有可能把这些油船直接就给弄炸了,他们手段更狠。

  劳春燕:

  这个事情确实很麻烦,在2010年的6月份,根据国际海事局发布的一个警报,在2010年的6月份受袭的船只当中就包括有一艘中国石油制品运输船。所以你看南中国海海盗出没频繁的话,对于咱们国家的利益还是会有比较大的影响,对于咱们国家来说,有没有别的更好的途径能够从中东还有非洲运油呢?

  专家观点:马六甲海峡对中国很重要但不是唯一通道

  宋晓军:

  我觉得现在,中国在西部地区有两个港口,有两个国家的港口跟我们有接近,当然我们建国60周年的时候,在成就展当中我们也看到,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还有缅甸的实兑港,瓜达尔港是我们国家帮着建设的,那个地方可以不走马六甲海峡,从波斯湾出来之后,可以直接通过巴基斯坦,油气管道进入新疆,还有一个就是缅甸,当然缅甸这个地方并没有说,跟我们有更深的合作,这是唯一的一个不走马六甲海峡两个地方,但是它是要通过别国陆地的,现在其他的,要不就是望加锡、巽他,那个要花很多钱,绕的也很远。

  劳春燕:

  可能要两种途径,一方面可能也要想办法多防着海盗,还是要走南中国海这条路,另外一方面要开辟另外新的运油途径。

  正在评论:谈中国海海盗形势会否恶化?解决难点在何处?

  宋晓军:

  最近我们要提出来的西部大开发,其实很重要,西北地区和西南地区,如果我们经济搞好了之后,周边的一些国家,比如说缅甸、巴基斯坦,跟我们有很深的经济合作之后,我们可能会寻找出不走马六甲海峡的,通过别国陆地一些能源管道,能源走廊,这也是很重要的。 (来源:CCTV《环球视线》)

(责任编辑:李夏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