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兴传媒 >

中国特种部队“快枪手”:每秒能击中3个目标(图)

发布时间:2017-12-24 20:37

潜伏训练。资料图

要快,就像让子弹穿上隐身衣。暗房内,漆黑一团,寂寥无声。中士李增援凝神屏息,轻挪碎步,黑洞洞的枪口随着他警惕环视的目光快速闪转。突然,右前方、右后方几乎同时闪现两个鬼魅般的身影。“呯、呯……”电光石火之间,李增援摆头、转身,枪响靶落,一气呵成。

在最高规模的一次军事表演中,担负快速对抗射击演示任务的李增援,将“快枪手”的称号展示得淋漓尽致:在运动状态下,1分钟时间内,使用92式手枪、95式步枪两种武器,对46个随机出靶目标进行精确射击。其间,还要3次更换弹匣,1次更换武器,完成100米冲刺。

通过专业测算,李增援每秒钟必须击中3个目标才能完成任务。“太神了!”

“人体最快反应速度只有0.2秒,这是真的吗?”“不可能。”录像显示,每0.3秒射出一颗子弹,千真万确!面对事实,任何惊疑与不解,都在给“快枪手”这个称号增加分量。

在强手如林的特战大队,能够让大家心悦诚服地称为“快枪手”,这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地狱”般的集训队

李增援还是新兵时,特战大队拟挑选后备队员,李增援报名了,并顺利地通过了体能、障碍、擒敌等基础课目考核,被分到一区队二班,参加更为严酷的8个月强化训练。

“集训队既是‘炼钢炉’,也是少林寺的‘木人巷’,有吃不了苦的,现在提出来还不晚。”第一次召开班务会,新任班长段磊就用冷飕飕的语调给大家吹起风来。

接下来的八个月,无疑是李增援人生中脱胎换骨的炼狱。每天早晚各一个五公里,雷打不动。每周还有两趟10公里越野。

作为基础性训练课目——体能训练更是家常便饭。晚上熄灯前,全班战士在班内空地上成两排排开,做俯卧撑,每人身下铺一张报纸,什么时候报纸被汗水完全打湿,就可以自行喊“报告”,转入下一个训练课目——仰卧起坐。班长把关合格之后,方可上床睡觉。

夜间,同样没有消停的时刻。有时刚刚躺下,刺耳的紧急集合的哨声突然响起来。黑灯瞎火中,战友们忙寻找着各自的衣服、腰带和背包,火急火燎地叠完被子,跌跌撞撞地冲上操场,闷声不响地跑完一个五公里。

折腾一个小时,再上床时,连衣服都不想脱,倒头就能睡着。下一个哨声又不知会在什么时间响起。因此,官兵们即使在睡梦中,心也始终是悬着的,时刻保持一分警惕。

一天夜里紧急集合,李增援的背包扎得过于潦草,跑五公里时,背包像松软的面包,散落一地,他不得不抱着被子跟上队伍。祸不单行的是,回到班里,上床时脚下一崴,指甲盖被脚梯撕开一道血口。这个夜晚,成为他记忆中的黑色夜晚。此后的半个月,他成为集训队唯一的病号。

相比身体上的劳累与苦痛,精神上的打击往往更沉重。一次障碍训练,李增援目睹一位战友跨越矮墙时,脚尖不慎在矮墙上蹭了一下,整个身体就像断线的风筝,直直地栽下来,在地上痛苦地蜷缩成一团,半天没见动静。惊慌失措的战友们将他抬到卫生队,经医生诊断,大腿骨折。此后,这位战友再也没有在特战大队出现过。

面对严酷的现实,大家的情绪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有的队员没能“熬”到训练结束,就提前回老部队了。

终于有一天,李增援找到新兵中队的排长任齐敬,道出了自己的惶惑。“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别后悔,如果你主动退出就是逃兵,是孬种,没有人会看得起你。”末了,排长甩给他一句狠话:“就是死,你也要死在那里。想回来,门都没有。”

排长的话犹如惊雷乍响,深深地刺痛了李增援。

“当兵就当特种兵,这不正是我当初梦寐以求的嘛,难道还怕这点苦和累?”此后,李增援便安心留在了集训队。

  “快枪手”养成秘籍

“这小子有培养价值。”在特战大队,与排长王晓健睡上下铺,李增援有着便利条件,可以经常向排长请教射击学理论知识。有时,他也会提出自己的看法。在这个学习与被审查的过程中,王排长牙缝中蹦出的几个字,表明他对李增援在射击方面所表现出的天赋的肯定。

2004年11月,经历近一年的强化训练,在王排长的推荐下,李增援迈进了特战二队的门槛。分队6名手枪射手中,李增援是唯一的义务兵。

李增援练枪有股犟劲,2斤重的手枪,别人据枪10分钟休息一次,他偏要20分钟休息一次。因此,他的胳膊比别人粗一圈。李增援更有巧劲。不抽烟的他,兜里始终装着一只打火机,课间休息,他常将打火机横向置于虎口与食指之间,快速按压打火机。日久天长,虎口长出了厚茧,打火机开关扭曲变了形。他说,这样可以练食指的灵活性与虎口的协调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