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兴传媒 >

空降军,中国最“高”的特种部队

发布时间:2017-12-23 12:39

  空降兵是一个国家常规武装力量中最神秘的部队。2008年,15位空降兵在汶川5000米高空的一跳,让这支部队第一次在世人面前亮相。2010年9月17日,空降军建军60周年前夕,南方周末记者走进空降军驻地,全方位感受这支全建制特种部队。

    
 

  第一次和外国同行同台竞技 (钟文礼/图)

  舱门一打开,冷风瞬间灌入机舱。身负40公斤随身装备的彭江林俯身以一个完美的65度角跃入蓝天。他身后,战士以差不多一秒一个的间隔相继跳出机舱扑向大地。

  脸上的肌肉在高空强风的撕扯下一波一波地抖动着 。“0001,0002,0003……”5秒钟内主伞就该打开,否则就需要用手拉开备用伞。特殊状态下,容易数快,这样默数,可以让彭江林更精确掌握时间。

  瞬间的强力拉扯感传来,彭江林知道一切顺利。单兵接收机适时传来指挥员的呼叫:注意,不要打开伞排气孔,向西北方向操纵!彭江林低头看了一下伞兵刀柄上的指北针,开始调整自己的降落方向。

  两分多钟后,彭抵达指定区域。迅速收伞之后,拿出身上的战车寻找仪,能否最快地找到战车并发起攻击,在战场决定的往往就是生死。

  2001年入伍的彭江林,来自中国惟一一支空降部队。类似这样的演练,没人记得重复了多少次。谈起经历的这一切,这位今天的尖刀班班长,只说了一句“想拥有两翼张开、金色翅膀的伞徽并不容易”。

  空降兵军官张凡告诉记者:“空降兵是快速反应部队,是事关全局的战略机动力量。”它被要求是能随时被快速投送到指定地域,全方位执行多样化的军事任务。

  这支部队从指挥官到士兵,不分性别、年龄、军衔,普遍被要求掌握5种机型、9种地形、开双伞、全副武装等8个课目的跳伞技能。即便是军长,从离开飞机到落地,他首先都得是一名战士。他能集结起一个班时,他是“班长”;能集结起一个连,他就是“连长”;直到他能集结起一个军,他才能是军长。

  所以,“新兵第一次跳伞,总是部队长第一个跳出飞机,不是军长就是师长,将军就是试风向的。对第一次跳伞新兵来说,是示范,也是动员。”

  看着自己,盯着别人,是一支优秀的军队惯常的思维。中国空降兵鲜为人知,但千万里外的国外同行的一举一动,它们却放在心里。

  8月,美国101空中突击师在阿富汗增兵,28日,俄罗斯空降兵出动4000名军人和300件装备,由空降兵司令沙马诺夫中将亲自指挥举行了苏联解体以来最大规模的演习。他们关注俄罗斯同行演练的大规模人装整体空投、强行军突破水障、现代自动化指挥和通信系统设备的战斗使用;也关注号称世界最精锐的美国同行出现在中国后院的战略意义。毕竟,美国已经把快速公路沿着阿富汗瓦罕走廊,修到了中国和阿富汗的边界。

  空降兵喜欢用尖刀比喻自己

    
 

  步兵分队登车 (钟文礼/图)

  1962年式伞兵刀闪着寒光,这是中国顶级的军用匕首。如果紧急情况下,伞兵刀不能快速割断伞绳,后果将是致命的。这把匕首定型并开始装备的那一年,也是空降部队由师扩编为军的那一年。因为在朝鲜战场的卓越表现,曾经的陆军15军为自己插上了翅膀。

  空降军军史馆保留着一张战地照片,战士们在上甘岭主峰簇拥着一面被枪炮击出281个孔的战旗。上甘岭一战,让曾经的对手牢牢记住了15军。多年以后,国防大学教授金一南访问美国西点军校,陪同参观的胡珀中校指着上甘岭战役沙盘问道:“我们知道你们只有两个连的兵力守卫,但是不明白为什么我们7个营就是攻不下来?”

  老15军靠阵地防御战创下名气,如今插上了翅膀,因应形势变迁,空降兵则要面对反恐维稳、执行多样化军事行动、全方位作战的使命。

  伞兵刀,至今依然是空降兵重要的冷兵器。与62式伞兵刀割伞绳单纯功能相比,新型的伞兵刀与《第一滴血》中的“兰博刀”相似。它更长更重,采用硬度更强的合金制作,适应多元化的需求:刀体为锋利的单面刃口,刀背有一段坚利锯齿,能锯断飞机铝壳体和电缆。锯齿功能适合野战生存的多种用途,伞兵刀上还配有哨子、磨刀石、捆绑绳和指北针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