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行业政策 >

冒牌“康熙之女”敢闯法国宫廷

发布时间:2017-12-30 15:40

  在欧洲人眼里,中国是个梦一样的美好国度,是人类文明美好的化身。换句实在点的话来说,它是欧洲人的奋斗目标。那时的欧洲人正是附庸风雅和崇洋的——他们崇的“洋”是中国。

  自称“中国公主”

  1694年,在法国巴黎的宫廷里发生了一件轰动朝野的大事。

  有一天,宫廷里踉踉跄跄地闯进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用磕磕绊绊的法文讲述她的身世,她一开口,顿时语惊四座。她是一个中国人!这是欧洲人第一次在自己的土地上看见中国女人。

  这个女人声称她是公主,是康熙皇帝的女儿和继承人。她自述被康熙皇帝嫁给了日本的王子,但她途经的海路是荷兰海盗出没的地方。很不幸,她被海盗们掳到了欧洲。这些海盗在途中又为法国的船只俘虏——此时法国和荷兰正处于交战期间。法国人没收了人、货,这位“康熙的女儿”也就这么辗转来到了法国。

  这个消息顿时传遍四方,宫廷的贵族和贵妇们立刻争着收养这位中国女人,并极力善待之。他们给这位“中国公主”以鲜衣丽服、珍馐美馔,并倍加照顾,使她尽享人间的荣华富贵。

  除了关心她的生活之外,这些宫廷贵人也关心这个中国女人的灵魂问题。如果能劝这个中国女人皈依天主,那该多妙!所幸这个中国女人对中国宗教不甚执著,一劝就皈依天主。胜利来得太容易,这竟让准备死力劝说的贵妇们有些失望。

  这时刚好有一位在中国生活了20年、谙熟中文的耶稣会神父回巴黎述职。神父被一位贵族引荐去造访这位“康熙的女儿”。

  神父无法揭穿真相

  神父见了“公主”,用中文跟她搭话,没想这“公主”一句不懂,却用一种她坚称是“中文”的语言来回答他。这位神父被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个女人说的根本不是中文,却发誓她说的才是中文,神父说的根本不是中文。在当时的欧洲,中文无异于外星语言,旁观的人当然无资格判断谁是谁非。但是,冲着她是中国“公主”这一点,人们就知道该信谁了。

  神父虽然败下阵来,却不甘心。失面子事小,丢名誉与人格事大。他转而又一想,他在中国廿载,见中国人多矣,但眼前的这个女人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中国人。于是,他心生一计,回家抱来了一捆中文书,请她来读。他的逻辑很简单:是公主,就一定知书识字,如果读不了书,她一定会露馅。

  没想到,这位公主见到了书,一点也不含糊,拿起书就哇哇地又响又快地诵读起来。神父看到这个情形一下子傻了,他知道遇到了高手。这个女人读的压根儿就不是中文——天知道她读的是什么!她读得是那么煞有介事,充满了信心和得意,这儿根本就没有第三个懂中文、有资格做裁判的人,神父就是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中国女人”仅凭声明她是一个中国女人这一点就够了。神父之冤堪比窦娥。

  谎言终被揭穿

  任何事情都终有个了结。随着后来法国说中文人士的增多和真正中国人的登场,“康熙女儿”终不持久。在17世纪90年代后期,法国作家勒孔德写出这件事的时候,这个女人仍坚称她是中国女人,虽然其时所有人都不再相信她的鬼话。

  勒孔德在他的书中慨叹,他从没发现有人在把自己认同于另一种文化时,像她那样执著和使人难忘。她对中国文化所知寥寥,没有一点第一手资料,但她把自己放入了那时法国人假想的“中国”,就这么轻易地成功了。

  那么,一个好好的法国女人,为什么非要冒充中国女人呢?后来,当被问及为什么这样做的时候,她给出了一个十分哀切的回答。她说她曾是个穷得一文不名的法国女人。如果她是法国人,没有一个人会关心她。可是她一旦变成了中国人,她一下子变得福星高照,什么好运都来了。

  中国,曾是一块这么神奇的土地。

  (::摘自《遭遇史景迁》 上海书店2007年6月版 定价:18.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