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媒体融合 >

分享会.海眼与钓龙

发布时间:2017-12-10 14:39

14象·公益空间

分享活动10月5日

书塔

计划

(展期:2017,9.23-10 .7)

北京市西城区 什刹海 东煤厂胡同16号

策划人:潘溪 郑雪珊

这次在分享会中,我将分享的两件植根于北新桥锁龙井的传说的作品。

钓龙

2017.6

尺寸可变

行为/摄影

一项调查:锁龙井的锁现在锁着什么

2017.6

尺寸可变

行为/摄影

在北京的北新桥素有关于锁龙井的传说。比较普遍的一种是说,明代筑建北京城触怒了盘踞在的此的龙王,故龙王化为凡人将北京城里的水全部带走。他的企图被刘伯温得知后,刘伯温派人将水追回。后来龙王想要报复,毁掉北京城,但被他的企图最重被破坏,姚广孝将他压送到北京的一处海眼,将他用锁链拴住镇在一口井里。海眼处有座桥,龙王问姚广孝自己何时能被放出来,姚广孝回答他说等桥旧了便将她放出来。自此人们将那座桥命名为北新桥,并修建了一座庙。那口井被称为锁龙井。

钓龙

2017.6

尺寸可变

行为/摄影

后来日本侵华战争时期,日本士兵不信邪,偏要打开锁龙井的井盖一探究竟,打开后将铁链向上拉,结果黑水翻腾,并发出巨响,一时腐臭气味弥漫,日本人赶紧将井盖盖住。此后红卫兵也试着想要一探究竟,但最后也被这动向吓得半死。据说后来修建一个商场时也有人想碰,但还是被巨大的反应吓到。让这个都市传说再一次被人们关注的是据称北京修建地铁五号线时,挖到了这口井,出于种种不可知的原因,为了保留下它,特地绕了远。现在这口井的下落已经无从查证。

我选择了北新桥地区的各种井盖、下水通道、茅坑、管道,用当地取材的坚韧的铁丝作鱼线(既然它是被铁链拴住的),试着去钓龙。自古我们就有“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故事,而钓龙,同样是愿者上钩,就像是最后我的结果,无功而返,龙没上钩,钓龙的人上钩了。看人钓龙,看的人上钩了。《钓龙》这一作品在什刹海的院落中被依据该地点的特质进行了特殊的布置。在开始进入院落前,每一位观者会得到一张说明单,它会提示关于《钓龙》这一作品的种种线索。

钓龙

2017.6

尺寸可变

行为/摄影

今天,信息的交换,以及各种层面上(如经济上的等)的交换变得越来越便利、迅速,流动性加大,人们的独立性变得更强。因为在这种状态下,稳定的联系变得不再那么容易就可以建立。每天所要面对的各种人群带来的千变万化的情境,机动性变得重要。而在这种状态下依靠稳定的关系带给人力量(注意这里说的是带给人力量,而不是指促成人们之间的交际)的社区似乎越来越难发挥它的作用(比如在相对稳定的中老年群体中,社区的作用更容易被重视)。但有时候艺术可以补充社区所缺失的那一部分作用。

这也是我今天重提这一城市传说的意义。塑造一个民族的重要因素之一是他们的神话和传说,很容易理解,而我相信对于一个地区(社区)来说当地的传说对于人的塑造也起着更加重要的作用。这样传说故事的重要性在当今被忽略了。就像我的行为一样和周围市井快速变化的环境产生了断裂。我的行为所依循于市井传说,而周遭之变化则依循于现代社会的契约与解释。前者生效的条件是熟悉,后者生效的条件是合作与权力关系。而我相信社区传说经历合理的转化能对当下产生的人们产生很积极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