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公告公示 >

他是雍正九世孙,被迫娶了“姐姐”,活了90岁,(3)

发布时间:2017-12-11 15:46

母亲去世后,启功深感妻子日夜操劳的艰辛,觉得此生无以为报,便将妻子扶在椅子上坐下,叫了一声“姐姐”,而后扑通一声,双膝下跪,给妻子磕了一个响头。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夫有此心,妻亦心满。

丨相守丨

她可能不懂字画,却是最懂他的人

动荡时期启功被迫离开讲台,一气之下,把半辈子的心血《诗文声律论稿》,扔进了火盆,宝琛想都没想,急忙从火堆中,抢救出这本书,手被烫了好几个水泡。

启功说她傻,她却哭道:“不要怕,谁骂你都不要急,我知道你是好人,你的朋友也都知道你是好人,我们相信你就够了。”

诗文声律论稿

她说,以前那么苦的日子都挺过来了,还有什么能难倒我们的?再大的苦,总有一天会过去的。”

后来启功躲着写字画,宝琛就在门口守着,稍有风吹草动,就大咳一声报信。

1975年,章宝琛患上严重的黄疸性肝炎,几乎病死,她不怕死,只怕死后无人照顾他,更怕没人守护他。

一日,她在启功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

启功难以置信的赶回家,拿起铁锹顺着后院的墙挖,竟然挖出一个大缸,打开后,惊呆了。

4个大大的麻袋,全都是他早年的字画!从1930年到1960年,无一遗漏!

捧着自己的心血之作,启功喉间哽咽,整个人都颤抖不止。在那个年代,能烧的烧,能毁的毁,一个弱女子想要守护这些东西,那是怎样的勇敢?

此刻他才幡然醒悟,妻子宝琛,才是他这一生最难得的知己。他蹲在墙角,放声大哭。

所有的苦难,在爱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

宝琛也许一辈子不懂字画,但是因为爱,他懂得启功,拼了命也要守护他爱的一切。

章宝琛一直遗憾自己没有孩子,在她病重之时,更是叮嘱启功,“你若是让我放心,等我走后就找个人照顾你。”

启功说,“老朽如斯,哪会有人跟?”宝琛笑着说,“我们可以打赌,我自信必赢!”而这个赌,启功打赢了。

丨相离丨

你走了,余生都在想你

在最后的时刻,她伤感地说:“我们结婚已经43年了,一直寄人篱下。若能在自己家里住上一天该有多好。”

后来启功的朋友听闻,立即把房子让给他第二天,他便开始打扫。傍晚,他打点好了一切赶到了她的病床前,她却已经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两个月后,他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却怕宝琛找不到回家的路。

于是,每年的清明节和宝琛的忌日,启功都会特地炒几个她生前爱吃的菜,来到坟前告诉她,“宝琛,我们终于有房子了,跟我回家吧。

一边念叨着,一边不停地往碗里夹,直到碗里的菜满得往外掉,他终于控制不住,失声痛哭……

3年后,他平反了,他不在乎功名与利禄,把自己的字画卖掉,把200多万捐给了北京师范大学,一个人住着十几平米的陋室,每日粗茶淡饭,日子过得孤独清苦。

“她和我同共苦,却没有享受一天的清福。她为我受了一辈子苦,我也要受些苦才好!”

平反之后,给启功作媒的人络绎不绝,更有不经启功同意直接领着女方前来会面的,但,启功都一一谢绝了。

“终其一生,我只爱宝琛,我的心里再容不下任何女人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宝琛走的时候,启功63岁,此后30年,他的房间再未有别的女人出入。

你在时,我爱你不够;你走后,余生都在思念你。

他食之无味,夜夜沉浸在思念之中。只能将泪与思恋凝成文字,任心与笔尖一起颤抖。

结婚四十年,从来无吵闹。

白头老夫妻,相爱如年少。

相依四十年,半贫半多病。

虽然两个人,只有一条命。

……

我饭美且精,你衣缝又补。

我剩钱买书,你甘心吃苦。

今日你先死,此事坏亦好。

免得我死时,把你急坏了。

枯骨八宝山,孤魂小乘巷。

你再待两年,咱们一处葬。

……

这是他为宝琛写的《痛心篇二十首》

字字句句,尽是回忆。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在章宝琛去世后的30年里,启功一直沉浸在无尽的哀思中无法自拔。但他无儿无女,无人可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