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公告公示 >

他是雍正九世孙,被迫娶了“姐姐”,活了90岁,(2)

发布时间:2017-12-11 15:46

母亲和姑姑年迈多病,病痛难忍,便向宝琛发脾气;启功有时在外面遇上不顺心的事,回到家里也冲她言语几句。但每次,宝琛只是笑笑,也不说话。

被爱的人往往有恃无恐。在这些平淡如水的日子里,宝琛没有过一句埋怨,她只是兢兢业业地照顾着这个家庭。

无声胜过言语。渐渐的,启功的心慢慢融化他发觉,自己有点爱上了这个姑娘。

宝琛虽没读过什么书,但她的善良、大度、隐忍,却是多少人读了一辈子说,都学不来的。

又想起宝琛的身世,更加心疼和怜惜她。宝琛生母早亡,后母待她十分刻薄,她是带着相依为命的弟弟嫁过来的,从小吃了不少苦。

两人有了情谊。

婚后七年虽膝下无子,日子却也过得平顺。

其实,世界上本就没有完全适合的两个人,所谓“合适”,一定是用心和时间慢慢磨出来。

没有谁的付出是理所应当,一个人包容迁就,另一个人就要懂得适可而止。

中年时期的启功

丨相知丨

从未后悔娶她,从此未想要娶别人

可这样安静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

1937年,北京沦陷,启功丢了工作,日子变的拮据。

有一天回到家,看见宝琛在灯下十分细致地缝补袜子,启功不由得心头一酸,决定卖画补贴家用。可当第二天背好画卷准备出门时,启功突然迟疑了……

到底是个文人,拉不下脸上街叫卖。

宝琛懂他,主动背过画卷,“你只管专心作画,我去叫卖。”

那天傍晚下了很大的雪,却不见宝琛回来,启功去集市上接她,远远看见本就娇小的宝琛蜷缩地坐在马扎上,身上落满了雪。

看见来寻她的丈夫,突然兴奋地挥舞着双手,冲着丈夫笑道:只剩下两幅没卖啦!启功湿了眼眶……

浪漫或许会败给柴米油盐,但没什么能够打败深藏于心的挚爱。

这样困苦的日子一过就是十几年,最困难时候,宝琛把自己的首饰变卖补贴家用。但不论日子有多困窘,她每个月都会给他留下一些钱,供他买书。

婚前,他说这老式婚姻就像狗皮膏药,粘得很;

婚后,他却说几十年来,从未后悔娶她,

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

卖画为生的日子,直到1952年才结束。

1952年,启功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那时他经常带班上女同学去看展览,就有了一些无中生有的“师生恋”谣言。但宝琛从不质问,更不会无理取闹,她百分百的信任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

恰在此时,母亲和姑姑却又病情加重,于是,家里的大小事宜和两个病人,都落在了宝琛身上。

宝琛一人端屎端尿,侯在床前,寸步不离,直到两位老人寿终正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