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公告公示 >

不少朝鲜大臣认为:雍正死于好色!

发布时间:2017-12-10 14:41

文/马睿 运营/祥哥

朝鲜人认为雍正帝好色,但却不能如指责他贪财那样举出实例,因此常沦为虚言辱骂,更把雍正帝的病与其好色联系在一起。如雍正四年,回还三使臣引见入侍时,上使西平君李桡称:

“皇后则弃置京城,只与宠姬辈,出居圆明园,日事荒淫,左右宦妾,簸弄朝政,赂门大开,则宫禁之不严可知矣。”

所谓宦妾的弄权与荒淫不过是想象罢了,并不能举出实例。雍正八年六月,雍正帝病重,曾召大臣面述传位弘历的遗诏。朝鲜方面有所探知,但只获知雍正帝患病,且“其病, 姑无死生之虑云”。

不久又有雍正帝病重的消息,雍正十年五月八日,回还的谢恩兼冬至正使洛昌君李樘汇报称:

“……皇帝之病,近来添加,事故多端,忧虑方深云矣。……皇帝下部之病甚重云矣。……今又有星变,而雍正之病甚重,彼人皆以为忧……”

书状官李日跻亦称:“皇帝有病,隔琉璃窗,张廷玉独持文书以入,从窗外禀定……”

同年五月二十二日,英祖李昑在接见回还的进香三使臣时,李昑主动问及雍正帝的病情,书状官尹得和称:

“其病闻甚非轻矣。臣有疾时,通于礼部,则太医数人连续出来,论病之余,语及皇帝之病,则以为下部自腰以下有同未冷之尸,不能运用云矣。臣等离发皇都,及到通州以后,则居民辈皆问皇帝之病及抄兵何时发送之奇。以此观之,其人心扰动,可以知之……”李昑追问:“太医亦云皇帝之病不轻乎?”

副使李春跻接话道:“太医亦云不轻……”尹得和又称:

“且皇帝之病,已无可为,……皇帝之病,源委深痼,故诸道医官杂进,或以试药无效,被杀者至于数十人,最后服南方一医之药,颇有见效。故即拜其医为户部尚书云。户部尚书,何等崇秩,而以为赏医之资,爵赏之紊乱,亦可知也。”

称雍正帝“自腰以下有同未冷之尸”可能有些夸张,又过一年,已有消息称雍正帝“出入频数, 可知其疾愈矣”。

而因医药见效,封为户部尚书,则完全就是无稽之谈。

雍正十三年九月,雍正帝死讯传到朝鲜,英祖李昑在召见参赞官洪景辅时,洪景辅称:

“雍正沉淫女色,病入膏肓,自腰以下,不能运用者,久矣。年且六十,其死固宜。”

由此前朝鲜使臣的汇报看,并无雍正帝因纵欲而患病之说,洪景辅由下部有病想到好色,进而认定雍正帝的病得自“沉淫女色”,明显为其过度联想的结果,并无实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