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传媒人物 >

资料:圆明园兔首鼠首153年的流浪路线图

发布时间:2017-12-11 14:30

  新华网北京6月27日电(记者戴盈 王若遥 姬少亭)北京地图上,从圆明园到国家博物馆的直线距离是18公里左右。然而,这短短的一段路程,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铜像里的兔首和鼠首却花费了一个半世纪来跨越。

  25日,兔首、鼠首安全抵达北京,捐赠仪式即将举行。在过去的153年里,它们不曾分离。据记者考证,兔首、鼠首先后辗转于5个欧洲人手中,有画家、贵族、古董商、服装设计师和巨贾。

  圆明园十二兽首铜像是在1747年至1759年间锻铸。意大利传教士郎世宁和法国教父蒋友仁为乾隆皇帝设计海晏堂前的喷泉,最初构想是西方人体雕塑喷泉。乾隆以为不雅,遂以中国十二生肖代之,左右各六个兽首人身像,八字排开。欧洲艺术界后来对兔首、鼠首这两尊东西合璧的铜像评价是:写实、细节生动、造型自然。

  铜像铸成的一百年后,1860年10月6日,圆明园除了少数守卫外,成了死寂的空城。法国历史学家伯纳·布立塞在《1860:圆明园大劫难》一书中通过史料还原了英法联军刚进入这座位于北京西郊皇家园林的情景,每个人都被奇珍异宝和气派的宫殿震惊了,多人在信笺和笔记中不约而同用《一千零一夜》来形容当时的梦幻感。而仅3天后,法国上尉贝齐亚记录到:“10月9日,我们终于撤离了劫掠现场,身后留下一片废墟和大火,战争中这悲惨的一幕无论如何遮掩不了,它使军队失去了尊严,使一些人失去了荣誉!”

  自此,中国历史关于兽首的记录戛然而止,正如园内无以计数的被掳掠和消失的珍宝。

  14年后,1874年冬,西班牙人荷西·马利亚·塞特在巴塞罗那呱呱坠地。他是公开资料里查到的兔首、鼠首的最早藏家。塞特是欧洲著名画家和摄影师,足迹遍布欧美,曾负责装饰纽约的洛克菲勒中心。塞特被认为是20世纪一个重要的艺术品藏家。

  塞特于1945年去世,并没有找到资料显示一对兽首何时被卖掉,以及出售的价格,只知道它们曾被德-博姆罗侯爵收藏。德-博姆罗是古老的法国贵族姓氏,巴黎有一条街是以德-博姆罗命名。从时间推算,兔首和鼠首的持有者应是和塞特生活在同一个时代的罗伯特·德-博姆罗侯爵,或是承袭了他爵位的儿子阿尔芒。

  此后几十年,兔首和鼠首没有离开过巴黎,它们流转到古董商尼古拉·库格和阿莱克斯·库格兄弟手中。作为古董世家的第五代接班人,兄弟俩在塞纳河左岸经营着库格艺廊,祖上可追溯到18世纪末的俄罗斯,以收藏钟表起家。1924年,库格兄弟的父亲移民到巴黎,操持着古董的旧营生。尼古拉和阿莱克斯1985年继承了家业,第二年便将兔首、鼠首和其他藏品打包卖给了时装设计大师伊夫·圣罗兰和他的同性爱人皮埃尔·贝杰。这两人在上世纪80年代对东方文化充满了浓厚的兴趣。

  2008年6月,71岁的圣罗兰因脑癌去世,他将藏品遗赠给了皮埃尔·贝杰—伊夫·圣罗兰基金会。贝杰作为基金会主席,决定清空他们收藏的所有艺术品。这是火烧圆明园后,兔首和鼠首首次出现于公众的视野。而就在几年前,牛、虎、猴、猪、马5个兽首先后回归故里。

  在2009年那次饱受争议的伊夫·圣罗兰世纪大拍卖前,佳士得拍卖行与皮埃尔·贝杰及合伙人公司联合发表了一篇媒体公告,其中一段描述了兽首所在的位置:上世纪80年代末,圣罗兰和贝杰买下了位于波拿巴街的公寓,马奈(著名的印象派画家)曾出生在这间屋子里。……二楼,有一间单独的套房,新古典主义风格。一进门,在浅灰色的墙壁上人们可以看到来自乾隆时期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喷泉中的鼠首和兔首铜像。

  最后一位藏家众所周知,是今年4月随法国总统奥朗德访华的富豪弗朗索瓦-亨利·皮诺。他的收藏与其说是爱好,不如说是巧合。福建商人蔡铭超在伊夫圣罗兰拍卖会上以3000多万欧元的天价拍下兔首、鼠首后,又拒绝付款,使得这两尊铜像回到了原持有人手中。作为佳士得拍卖行的控股家族,皮诺家族请佳士得撮合了这桩交易,并最终决定将它们“完璧归赵”。

  乘船流离而去,又从大洋另一端的法兰西迁徙1万公里回家,皮诺助兔首、鼠首完成了最后一段旅程。2013年仲夏,在外漂泊了整整153年的两尊铜像将被静静地安放在国家博物馆里,融为历史长河的一体。

news.sohu.com false 新华网 report 1912 新华网北京6月27日电(记者戴盈王若遥姬少亭)北京地图上,从圆明园到国家博物馆的直线距离是18公里左右。然而,这短短的一段路程,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铜像里的兔首和